博客网 >

找到路能有多幸福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 

 

郁子有个特别不好的毛病,一旦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就心慌,表现出来就是心跳加速,她会变得坐立不安,手足无措,除非问题解决,或者立刻着手去想办法,不然她就很难安安生生地过完这一天。

可是,今天,她没法子解决,这也不是她所能解决的,她工作不下去,想和朋友打电话,又觉得不知该怎么诉说。阿居恰好此时联系郁子,问她还忙不忙。他约了好几次,要和郁子吃饭。郁子报告了她最近这三天的日程安排。

阿居就说,那正好今天出来玩吧,不然还真不知什么时间能再聚呢。

这一句话,正对郁子的心思。可是去哪儿呢。

阿居说,你说,你想上哪儿咱就上哪儿,再去趟清凉谷也行啊。(清凉谷在北京郊区密云县最边上,距市区一百多公里,上个月才去过。)

郁子很开心,便不客气地说:那咱去十三陵水库吧。

其实,郁子也未必有特别乐意去的地方,她只要不在房间里呆着,不为刚才的事情心烦意乱,到郊区县走一走,就好。

阿居稍一思索,便说:行,走。

说走咱就走。郁子打电话安排了工作,便匆匆忙忙出门。

 

阿居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哥哥,整大郁子十岁。讲话慢慢地,性格温柔随和,一般不会和朋友较真儿,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很守信很守时,只要他讲的,除非特殊情况,不然他一定会做到。

离约定的时间还有5分钟。郁子马上就到地方了,接到阿居的电话问她到哪里,并告诉她三环上有一点塞车,他会晚到几分钟

郁子随意答应了,慢慢地走过马路,站在花园的石墙上打开水喝了一口,便听到汽车喇叭响。低头一看,阿居已经到眼前了。

 

路上交通状况不错,和阿居开心地聊天,很快就上了高速。

这一行程,郁子时不时地接个电话。有工作,有朋友。

郁子接到兰姐的电话,说晚上有几位朋友想和她聚聚,还说国庆节想一起出去玩。郁子说现在她要去郊区,晚上回不来。兰姐特意将时间改到了明天晚上。

阿居听郁子接打完电话,笑她:你就整天得不着家,天马行空的,连饭也懒得做,过得啥日子啊!?

郁子说:是哦,我不太乐意总一个人呆着,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,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都没所谓,高兴就行。

 

将近三点,到达了十三陵水库。郁子随口问阿居:你不太能爬山吧?

阿居很自豪地说:什么嘛,我很能爬山的。上次咱们去清凉谷,那就不叫山。怎么的?你想爬山?这附近有什么山呢?

郁子乐得够呛,原来你不认路啊?全凭着GPS不然非迷路不可。这附近有蟒山森林公园,咱们先去爬山,回来再去水库

因为国庆将近,北京各项安全措施特别严格,连公园顶的蟒山塔、天池都已经关闭了。但郁子觉得无所谓,走到哪儿算哪儿吧,二话不说买了两张票。

 

将车放在空荡荡的停车场,他们往山上走。明明看到了防火灾严禁区域,郁子还是说要走这条路。可是走了没几分钟,就无路可走了。阿居说,咱们走刚才那尊石像旁边的小路吧。你把你的书包放下,甭背着了。

结果,阿居的这一决定是十分错误的。

郁子带了手机,眼镜,一瓶可乐。阿居就拿两瓶矿泉水,其他东西全部放在车里。

 

这条路显然没什么人走过,树枝几乎将道路淹没了,最让人讨厌的是横行的蜘蛛网,一沾上就痒得不行。郁子就折了根树枝开路。

走了三分之一,汗就湿透了,汗流到眼睛里火辣辣的。阿居还好,郁子出门之前打的粉底全花了……比小花猫还难看。阿居无奈地看着郁子,说:都怪我,怎么就没记着拿纸巾呢?

郁子倒没在乎,用还算干净的手背擦了擦就算完。

阿居说,我记得好像还真有点纸巾,但也是很久之前的了,你凑合用吧。

郁子一看,果然够久远的啦,皱巴巴的,还没巴掌大。呵呵……

 

热、汗、枝丫纵横、山路陡峭,这都不算什么。绕着山走了将近一半路程,在一个岔路口,郁子判断错误:本应向前接着走盘山小路,可他们急于登顶,就走了左边向上的路。

开始一段,有人走过的痕迹,但再往上便没了道路,可谁也没有回头之意,便想着上面一定会有路。越往上走,小树杈越交缠,山道越难走,酸枣树隔着衣服都扎得生疼,看着结实的小树,其实很脆弱,一扯就断,可又不得不借助它向上登攀。

 

郁子向来特立独行,这次她也一样,没跟着阿居一起走。她向左,阿居在右。

看看似乎快到山顶了,可走半天,还是只见密密的树林,连条路的痕迹都看不出。阿居一直在叫郁子,怕她走丢,一会儿又狠劝她不要逞强,爬什么石山,太险了。郁子一点也不怕,她知道大方向没错,只要往上走,一定可以找到路,而且路虽难走,但她还应付得了。

郁子爬她这边险要的石山,阿居走他那条雨水冲刷出来的水道。胳膊上全被刮伤了,一道道的血印子,扎了无数个小木刺,衣服上沾满了N多个棘针,长头发不时地被头顶上的树枝挂住,扯得生疼,双手脏得看不出皮肤的原模样了

眼看着山顶无望,而阿居也隐没在丛丛山林里了,只闻其声不见其人,两个人偶尔喊一声,确认一下位置,免得偏离。郁子停下来看看自己,真像是个逃难的人一样落魄。她突然发现原本好好戴着的眼镜也不知丢在何处了,想了想,却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一个半小时之后,阿居终于惊喜地叫道:我找到路了!

然后,郁子披荆斩棘终于与阿居汇合!

 

这真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啊!

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,就是这种感觉吧。郁子和阿居都深深呼吸一下,体会这一瞬间的踏实、安全、喜悦。

郁子突然想到前两天看过的一部韩剧,金智勋向李欣宜表达自己的爱意时说:有一次他一个人爬山迷路了,来来回回走了很多次都找不到来时的路,最后终于找到了,他觉得好幸福啊,而他对欣宜就是这种感觉。

没有谁可以让郁子表达这种感觉,可她的确体会到了这一刻幸福无比。

 

郁子欢快地跑在前面,很快便看ԌEԌ石台大半有一米多高,她不管不顾得爬上去。阿居笑她,你也太皮了,要换别的女生,早就让我拉着拽着了。你真是太能爬山了!呵呵。。。

不知阿居这句话是夸她还是笑她。她不去分析了。此时,已近五点了,虽然天气有些迷蒙,但天边的落日余晖还是很漂亮,透过云层,撒满西山,很是壮观。可惜,阿居忘记把相机带上了,不然真的可以拍几张不错的片子。郁子只好凑合着用手机拍了十来张。

 

阿居很可爱,也不管手上身上有多么脏,便快乐地抱起郁子,庆祝这一次惊险又有趣的爬山经历。对于阿居来说,这真是平生遇到的第一次探险般的外出经历,而对于郁子来说,这不算什么,她在登山过程中遇到过比这还要险的地方。

脏乎乎的,郁子觉得不舒服,就急于到山顶平台找地方洗手。可阿居说,这地方多安静啊,我估计这山上就咱两个人。多呆会儿吧!等到天黑了再回。然后,他就躺下来,闭目养神。

郁子笑说:我估计他们这一天就卖出去两张票,就是你和我的。

真是安静哦,除了晚归的鸟鸣,乌鸦的叫声,再没有其他声音,难怪阿居一再感叹,这地方太好啦。

 最后,还是郁子催促阿居,他们才继续向山顶上走。天池封闭了,他们只好到茶吧洗了手,就往回走了。阿居笑说:这下子可以拉着手走了吧,手洗白了。

郁子嫌走得太慢,便撒开手一路奔下去。

 

到山下停车场时,依然是他们那辆车丰田车孤独得停在那儿。

天黑下来了,没时间再去水库边上,直接回市区了。这时的地势相对还是要高,看到高速周边的灯火慢慢亮起来,初凉的秋夜也有了些许温暖。

阿居和郁子谈起吃的,就突然觉得饿得不行了,他们迅速决定去东三环去吃鱼,其他事情全部靠后,解决温饱问题是大事哦。

郁子咕嘟咕嘟喝了两杯啤酒,又咕嘟咕嘟喝了一听雪碧,将鱼吃了一半,倒在椅子上不乐意动了。吃饱饭的感觉也很幸福哦。

 

回家洗澡的时候,郁子从头发里又梳掉了几颗不知叫啥名的草籽,发现手掌心里扎着几个黑色的不知叫啥名的棘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9-9-24 凌晨033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/ 风声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huzhying2004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