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刻进骨头里的味道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 

 

兴许是天气太冷的原因,亦或许是心情变化的缘故,一早,当车缓缓地走到每周六天必走的街道时,郁子看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景物,竟有些异样的感受,从内心到喉头,再到舌尖,有种忽如其来的空虚滋味。是MP4里音乐的感染么?还是遥远的情思忽传耳畔?

她一下子,莫名其妙的想起多年前的家……家的味道。

郁子很少很少回想过去的事情,特别是糼年的事情,自觉不自觉的回避,她始终觉得那并不美好。然而,在二十多年后的这个再平常的清晨,那时场景竟像洪江暴发,穿山越岭,忽至眼前。

春时的清香麦苗,夏季的微甜秸杆,秋日的刺手豆秧,冬天的清凉雪地。甚至那搁在窗外的咸菜缸冒出的又酸又香的味道,也吸进了她的鼻腔。白菜、萝卜腌得脆生生的,切成丝用醋或香油一拌,就着馒头吃,那真叫心满意足哦~

 

那时的她是个馋丫头,时常趴在坑沿上看大妈端着大铁勺放在炉火上,倒一点蓖麻油,等烧热了,从坛子里取一两片半熟的冻得快结冻的猪肉搁进去,滋滋地响成一片,香气立刻窜满空旷的房子。然后,她看着堂兄堂弟坐在被窝里,一人一片,将肉吃得满嘴油腻腻的。

郁子不敢嫉妒,她只有看着的份儿,看着从不洗刷就挂在厨壁上的大铁勺,她想象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最好的味道。很多回,趁家里没人,她凑近那把大铁勺使劲使劲嗅上面的香气,满足地在心里咂摸……

偶尔,大妈会用肥肉炼出的大油熬大锅菜,那股迷人的香气直窜郁子的脾胃,勾引得她几乎要把脸埋进汤碗里,去寻找那一点肉渣。

她真是贪吃鬼转世啊,好像永远也吃不饱,永远处于饥渴的状态。那时父母迁居市里,她家早就没有地了,可她仍忍不住常常装作路过,在邻家的田里摘个茄子,揪个田瓜,嚼个玉米杆,她的七魂六魄都被这些吃喝吸走了……

 

大妈家是有名的富户,他们家人从不吃红薯之类的,那是喂猪的。但是他们每年都要种一大片红薯,秋天收几麻袋,储藏在三四米深的井窖里。

郁子凭她爬墙上房的本事时不常溜进井里偷吃红薯。她人小,胳膊短腿短,够不着井壁下方宽敞处的凹槽,她就把井绳拴到旁边的大树根上,顺绳而下,踏踏实实地坐在井里吃上两颗大红薯,偶尔她能揣上两颗,偷偷跑到村外用火焖熟了吃,偷吃得不亦乐乎。

那井里阴凉的气息,泥土的腥味,红薯又甜又黏的滋味……虽然她在离开那之后一直拒绝此类味道,此类感受,极至反感,就像她从来不会被路边烤红薯的香气吸引,从来不喜欢阴凉的地下室。然而所有所有的味道,都融进了她的血里,刻进了她的骨头里——

这是家的味道么?

似乎不是。可当时她曾以那儿为家,至少它是固定不动的,她再怎么着总能找得着它。不像后来,她像个蜗牛背着并不属于自己的壳四处游走,那个壳随时会不见,她随时会流落街头。她无处可停留,她命里有风,注定漂泊。

旧事并不美,却忽然让她牵肠挂肚,想极了那种滋味。此后多少年吃过多少鲜汤佳肴,再也没有那种滋味。

莫名的回忆这些,让那旧年的味道惹得红了眼,只能说明一件事:

她老了,累了,倦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-1-15 夜)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我只是个傻丫头 / 较劲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huzhying2004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